2018年被宣布死亡91次,比特币到底怎么得罪了主流媒体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8

  根据99bitcoins的数据,这种虚拟货币在2018年至少被宣布死亡91次。以下是主流媒体和主流经济学家在去年一整年唱衰比特币的全过程。

  2009年1月3日,比特币(BTC)网络诞生。十年以来,该资产的价格一直受到波动性的影响,这是出了名的。这一点,再加上加密技术对权力分散的关注,一直困扰着主流媒体,它们仍未能毫无怀疑地把握和讨论比特币的概念——因此,无处不在的新闻头条都在叫嚣比特币的所谓死亡。

  去年的FUD(即恐惧,不确定和怀疑)没什么不同,特别是考虑到熊市的到来,比特币的表现就显得尤为引人注目。根据99bitcoins的数据,这种虚拟货币在2018年至少被宣布死亡91次。以下是主流媒体和主流经济学家在去年一整年唱衰比特币的全过程。

  “比特币可能会存在100年,但它更有可能‘彻底崩溃’,诺贝尔奖得主表示”———CNBC

  1月19日,即便在从去年12月的历史高点大幅反弹之后,比特币价格仍在飙升。诺贝尔奖得主、经济学家席勒(Robert Shiller)对CNBC表示,比特币将彻底崩溃。席勒把这种加密货币比作荷兰的郁金香热,这在现在看来似乎是对比特币持怀疑态度的人义不容辞的举动:“它根本没有价值,除非人们达成共识,认为它有价值。如果人们不把黄金看作一种投资,像黄金这样的其他东西至少会有一定的价值。”席勒补充道:“这让我想起了17世纪40年代荷兰的郁金香热,所以问题是,这种狂热是否崩溃了?即使是现在,我们仍然要花钱买郁金香,有时它们也很贵。比特币可能会彻底崩溃,被人遗忘,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可能结果,但它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,可能会在100年后出现。”

  “比特币会归零吗?”——福布斯

  去年2月,《福布斯》(Forbes)发布了一份关于比特币价格持续下跌的更详细调查报告。本文主要讨论了比特币相对于Ethereum (ETH)的主要不足:即交易费用和治理问题。

  福布斯的作者引用了经济学博士Eli Dourado关于Ethereum的研究,他强调Ethereum区块链上的交易成本要便宜得多。此外,比特币的治理及其发展也被认为是潜在问题:“比特币一直无法真正解决其链上规模问题。它的社区已经疏远、边缘化和清除了反对的声音,尤其是迈克·赫恩(Mike Hearn)、加文·安德森(Gavin Andresen)和杰夫·加兹克(Jeff Garzik)。它的核心开发团队已经被一个意识形态派别所控制,这个派别只承诺以分散的名义进行脱链扩展。这个派别破坏了达成共识的协议,破坏了任何指出上述任何一项协议的人的声誉。”

  3月5日BTC价格:11574美元

  “比特币是基于区块链的白日梦”——《卫报》

  《卫报》(the Guardian)去年3月发表的一篇对比特币持怀疑态度的文章的副标题是:“定价过高的加密货币的可信度下降,应归功于一项被过度炒作的技术。”然后,它继续认为,区块链的有效性在很大程度上被高估了,并最终得出结论:“是时候结束炒作了。比特币是一种缓慢的、能源效率低下的恐龙,永远无法像Excel电子表格那样快速或廉价地处理交易。Ethereum计划建立一个不安全的利益证明认证系统,这将使其容易受到有影响力的内部人士的操纵。此外,Ripple的跨境银行间金融转移技术将很快被Swift抛弃。Swift是一个非区块链联盟,全球所有主要金融机构都在使用。”

  4月24日BTC价格:9300美元

  “让我们摧毁比特币”——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

  去年4月,《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》(MIT Technology Review)出乎意料地邀请读者“摧毁”比特币,同时还有三种据称可以实现比特币的场景。尽管重要的是要记住,《技术评论》独立于麻省理工学院(MIT),因此并不代表其官方立场,但这篇文章似乎有些激进,更重要的是,在逻辑上令人印象不深刻。例如,其中一种选择是政府接管比特币,创建一种联邦储备货币(Federal Reserve-backed coin,简称Fedcoin):“这一年有两千多件大事,今天是你缴税的日子。但你不会把它们归档。相反,一种算法会自动从你的电子钱包中提取一种叫做联邦币的货币。”

  5月5日BTC价格:9881美元

  “沃伦·巴菲特说比特币‘可能是老鼠药’”——CNBC

  去年5月,比特币的强劲对手、亿万富翁投资者沃伦?巴菲特(Warren Buffett)在其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(Berkshire Hathaway)的年会上发表了演讲。他重申了自己对加密货币的负面立场。他说,他确信一旦对加密技术的狂热消退,加密技术就会走到尽头。然而,这一次,他又补充了一些新东西,称比特币“可能是老鼠药”。

 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副董事长查理?芒格(Charlie Munger)很快回应了巴菲特对投资加密货币的批评,甚至将其提升了一个档次:“有人在交换垃圾,你认为我不能被排除在外。”

  6月23日BTC价格:6139美元

  “比特币市场终于不再有大傻瓜了…”——乔丹·贝尔福特

  人称“华尔街之狼”(Wolf of Wall Street)的乔丹贝尔福特(Jordan Belfort)在此前称比特币为“披着羊皮的狼”之后,又一次批评了比特币。这一次,他在YouTube的一段视频中说,“这都是基于伟大的傻瓜理论。”

  “(比特币)根本没有价值,它完全取决于下一个人和下一个人。如果你不想损失你所有的钱就赶紧离开,因为……很有可能它会爆炸。当它真正崩溃的时候,你就不能在下跌的时候卖出。到时不会有流动性。”

  7月31日BTC价格:7830美元

  “为什么我是一个加密怀疑主义者”——纽约时报

  《纽约时报》作者保罗?克鲁格曼(Paul Krugman)在其相当全面而慎重的专栏文章中,解释了他对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怀疑。

  克鲁格曼指出了两个本质上的缺点:交易成本和缺乏约束。他接着认为,传统货币体系的工作效率更高,因此不会被加密货币所取代:“事实上,在比特币问世8年后,加密货币在实际商业活动中几乎没有什么进展。一些公司会接受它们作为报酬,但我的感觉是,这更多的是一种信号——看看我,我是最前沿的!-而不是真正有用。加密货币的市场估值很高,但绝大多数被当作投机工具持有,并不是因为它们是有用的交易媒介。”

  8月30日BTC价格:6862美元

  “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毫无用处”——《经济学人》

  随着夏季接近尾声,熊市开始占上风,《经济学人》决定以引人注目的标题介入。“十年过去了,它(比特币)几乎没有被用于预期目的,”作者认为并补充道:“用户必须与复杂的软件角力,放弃他们习惯的所有消费者保护措施。很少有供应商接受它。安全性相当差。其他加密货币的使用甚至更少。”

  9月12日BTC价格:6311美元

  “加密产业80%的暴跌比互联网泡沫破裂还要糟糕”——彭博社

  彭博(Bloomberg)将熊市称为“2018年的大加密崩盘”(Great Crypto Crash of 2018),并将加密与互联网泡沫进行比较,得出了另一个类似郁金香狂热的经典类比。然而,据报道,加密资产从1月份的高点下跌了80%,高于2000年网络股78%的波峰波谷跌幅。

  “2017年的虚拟货币热潮——人们希望比特币能成为‘数字黄金’,而区块链驱动的代币将重塑从金融到食品等行业——很快就被过度炒作、安全漏洞、市场操纵、更严格的监管以及华尔街采用比特币的速度慢于预期的担忧所取代。”

  “加密货币比朝鲜更集中”——鲁里埃尔·鲁比尼,又名“末日博士”

  10月7日,纽约大学的美国经济学家鲁里埃尔·鲁比尼(Nouriel Roubini)在纽约大学发表演讲。他在推特上表示,加密货币比朝鲜更为集中化,甚至把Ethereum的维塔利克?布特林(Vitalik Buterin)称为独裁者:“加密的分散化是一个神话。这是一个比朝鲜更集中的系统:矿商是集中的,交易所是集中的,开发商是集中的,Buterin是‘终身独裁者’),比特币的基尼系数比朝鲜还要差。”

  此前,在2017年11月,鲁比尼曾推测,随着更多国家目前对加密技术采取消极态度后建立更严格的监管,比特币最终会失败。

  11月21日BTC价格:4542美元

  “在比特币问题上,杰米?戴蒙(Jamie Dimon)和沃伦?巴菲特(Warren Buffett)笑到了最后”——彭博社

  彭博社的作者莱昂内尔·劳伦特(Lionel Laurent)认为,随着比特币价格暴跌,这种加密货币“只让矿企和加密交易所等内部人士,以及在正确时机兑现的早鸟和技术精英”发财,而不是建立一个基于区块链的中立系统。他进一步痛斥比特币的有效性:“瓶子里没有比特币标签上的任何东西。作为一种支付方式,它麻烦、不稳定且昂贵。它破坏了价值而不是储存它。它的分散化技术被投资者视为独一无二的。它绝不是。”

  12月11日BTC价格:3408美元

  “没错,比特币是一个泡沫。它破裂了。”——彭博社

  彭博社在报道比特币失败的最后几篇主流文章之一中,基本上将比特币描述为千禧一代“关于投机的痛苦教训”:“最终,比特币泡沫或许对社会是件好事。与本世纪头十年的房地产泡沫或上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泡沫相比,涉及的财富总额(数千亿美元,分布在全球)微不足道,这意味着痛苦将是有限的。这种经典的、完美的金融泡沫的经验,或许足以让千禧一代明白,他们的先辈们学到的东西要痛苦得多。”

  这篇文章还引用了约翰?迈克菲(John McAfee)在Twitter上发表的一年前的言论:“在这种新范式下,泡沫在数学上是不可能存在的。”不过,它确实承认,加密货币已经“从之前的几次泡沫和崩溃中复苏,其中一次发生在2011年,当时的泡沫和崩溃几乎同样具有毁灭性。”